放舟

浮生寄沧

银魂语c群宣(可闲聊),占tag歉,已有角色如图,不可重皮。
喜欢《银魂》的小伙伴们都可以看过来,大家一起玩。

赢白   现代短篇   私设如山

已经过去了。
嬴政望向窗外阴沉的天空,低沉的很,像盈满什么似的,雨却又迟迟落不下。

他也不是不知道,在七夕的那天应该给自己的情人买一束花,即使他们两个都不喜欢什么花,尤其是那样带刺的,血红色的玫瑰。

嬴政不喜欢那种颜色。他这么想着,其实是不知道那个人喜欢与否的。

不应该在乎他的想法,只要是自己给的,都必须接受。
以前都是这样的。

嬴政想了想,推开黑色的皮椅站了起来,披上黑色的风衣,离开了办公室。
那里没有一把黑色的伞。

“一束玫瑰。”

他把钱递过去,手脚麻利的女孩很快剪好了一捆刚喷过水的新鲜玫瑰。嬴政看着,恍惚地想,要是天气还是晴朗的,这些水珠会折射出来七彩的光。

“七夕过了还是来买玫瑰呀,先生真是浪漫呢。”女孩笑着搭话。
嬴政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脾气,他没有立刻抱着花离开,他略略垂下眼眸,像是回想什么一样,轻轻地笑起来:“那天忘了买一束送给他,现在补上。”


雨是没有下起来,天色越来越黯淡了,黄昏失去了暖光,昼夜不分的混沌。

嬴政抱着那束玫瑰,黑和红的搭配谐调又冷淡。他慢慢行走在青山里绵延的石阶上,时不时有几只鸟雀掠过,呜咽啁啾。

他已经等了他很久了。
他安静地,坐在白色的亭子里面,微笑着,不说什么话。
嬴政也没有说什么话。他走到他面前蹲下,看着他一如既往地对自己微笑。

早些年一次任务中他伤了嗓子,后来便说不出什么完整的话了,反正他平时也是沉默,嬴政倒也没有多不习惯。

像是蹲累了一样,嬴政换了个姿势,坐在了他旁边。

“送你了。”把花丢给了他。

他没有低下头去看这“史无前例”的浪漫,也没有露出意料中惊喜又羞怯的神色,他只是依旧的,微笑着望向远方,像是在这沉闷的黑天里都有什么绝色的好景。


嬴政在他身边坐了很久,没说什么话,像是一起看景的一对人,和谐寂静。

嬴政站起身来:“我走了,下次再来。”

他也没有多表示什么,依旧微笑着注视嬴政。

黑色的身影慢慢远去了。

雨终于下了起来。

嬴政打了个寒噤,他拉紧衣领,突然整个人就瑟缩下去了,平日的霸道威严都殆尽了。
他的玫瑰花,在斜细的雨里,慢慢地凋零了。

嬴政走出一道黑色的铁门,他没有回头看什么。
门的高处刻了四个字。

嬴氏墓园。


雨下了好多年了。

“我后悔在天气尚且晴朗的时候,忘了为你买一束花。”